上海 酒店小姐服务|南宁小姐大全

吳昌碩:人生的晚年在上海驚艷

作者:明哲逸品閣  來源/微信公眾號:BMZ0302 發布日期:2019-10-26


點擊上方“明哲逸品閣” 可以訂閱哦!
吳昌碩:人生的晚年在上海驚艷
1912年5月,吳昌碩從蘇州遷居上海,暫居吳淞;1913年春,70歲的吳昌碩遷入閘北區山西北路吉慶里923號石庫門,即今日山西北路457弄12號;1927年11月29日,84歲的吳昌碩在這幢石庫門建筑中辭世。吳昌碩的晚年是在上海度過的,他的藝術成就在上海放射出一片耀眼的光芒。圖說:吳昌碩自畫像 來源:上海故事周末茶座(下同)
71歲在上海舉辦第一次個人畫展吳昌碩入住山西北路吉慶里后,在書畫家、實業家王一亭的介紹下,認識了日本名士白石六三郎。圖說:吳昌碩(左)、王一亭(右)和日本友人
1914年秋,六三郎在六三園中的剪淞樓上舉辦了《吳昌碩書畫篆刻展》。這是71歲的吳昌碩第一次個人畫展。開幕那天,嘉賓云集。觀眾們欣賞著吳昌碩的作品,不時發出一陣陣贊嘆聲;不少日本名流紛紛貼紅認購……吳昌碩在上海實踐了他多年要舉辦個人畫展的宿愿,并因此聲名遠播。幾個月后,1914年冬,上海商務印書館輯集吳昌碩所作花卉20幅,出版了《吳昌碩先生花卉畫冊》。吳昌碩知名度更加高了。吳昌碩在山西北路的住宅,成為許多名人的到訪之地,于右任、張大千、梅蘭芳等人時常前來。吳昌碩與他們談詩說藝,暢敘情誼。他的寓所樓上是臥室,樓下是會客室與工作室。有教無類桃李滿天下吳昌碩是藝術大師,來求教的人很多。他指點過張大千、潘天壽、劉海粟、沙孟海及日本書法篆刻泰斗河井仙郎等。
有一段時間,人們都說潘天壽的畫很像其恩師吳昌碩的作品,潘天壽為此很是得意。一天,吳昌碩在和潘天壽討論時,認真地對他說,“破我者進,似我者死。”潘天壽一震,從此努力追求自己的風格,終于突破了吳昌碩的風格拷貝,成為一位杰出的畫家。吳昌碩收學生不看門第,就看是否是可教之才。鄰居徐穆如15歲時,已經能寫一手好字。有一天,父親徐志偉拿了兒子寫的字送往親友家,在弄堂里遇見了吳昌碩。“拿什幺啊?”吳昌碩問。“幾張字,人家要的。”徐志偉回答。“誰寫的啊?”“我的兒子。”“我看看。”吳昌碩接過字來看,“寫得好啊!幾歲了?”“15歲。”“寫得好,你叫他到我家里來,寫給我看看。”吳昌碩熱情地說。父親徐志偉高興地把兒子徐穆如帶到吳昌碩家,徐穆如認真地寫了一個篆字。吳昌碩夸獎了幾句說:“你以后天天寫了拿給我看。你就做我的學生吧,但不要搞什幺拜師形式。”經過精心指導,徐穆如進步很快,字體頗有吳昌碩之風。“長進很快,很好。”吳昌碩看著他寫的字,十分高興,“不過,要別開蹊徑,自成一家,不要走我的老路。”
生活中的吳昌碩吳昌碩與夫人施氏,育有子女6人。吳昌碩喜愛自幼聰明伶俐的長子吳育,親自教他讀書習字,批改其詩作。可惜,吳育16歲時就去世了。吳昌碩悲痛萬分,哭泣著寫下詩句:“寒日東風吹郭門,孟郊哭子淚潛吞。一千日醉謀之酒,十六歲憐飄汝魂。”讓吳昌碩欣慰的是,次子吳涵及三子吳東邁,克承家學,在古文、金石、書畫、篆刻方面,都有所發揚。吳昌碩生活很是節儉,比如,他作畫和讀書時開燈,閑坐時就點上油燈照明;他在家總是穿著留有墨色的舊衣服,出門會客或赴宴才穿上新衣服。
吳昌碩的畫作價錢不菲,可他贈畫給老百姓,分文不收。吳昌碩家附近有一個照相館,小老板經常請吳昌碩的孫子吳長鄴前去拍照,然后親自把照片送到吳昌碩手上。一天,照相館老板又來了,吳昌碩看見孫子的照片笑得合不攏嘴。“您老的畫實在比照片還美……”照相館老板趁機求畫。“好,好。”吳昌碩一口答應。過了幾天,照相館老板笑嘻嘻地登門,把畫取走了。有一次,吳昌碩躲雨時碰到一個賣豆漿的小販,兩人聊了起來。“您是大畫家,為我畫幅畫肯嗎?”小販問。
“可以啊!”吳昌碩立馬答應。雨停了,吳昌碩匆匆回到家,專門畫了一幅畫,特地送過去。吳昌碩特別熱衷慈善。1919年秋,豫鄂皖蘇浙五省山洪爆發,災民多達數百萬。76歲的吳昌碩與王一亭合作創作《流民圖》,義賣賑災。1925年8月,湘災書畫賑濟會收集書畫賑災,吳昌碩肝疾病重,時常難以入眠,但還是強撐病體作畫捐贈。如今,在上海,有一棟園林老宅獨有韻味,老宅匾額上是沙孟海題寫的“一代宗師”四個大字。這就是上海吳昌碩紀念館,它展示著吳昌碩的藝術佳作,敘述著吳昌碩的上海故事……
作者:柯兆銀
來源:上海周末故事茶座

關注明哲逸品閣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上海 酒店小姐服务 7.15北单比分推荐 足球比分版主 雷速体育里面的人在哪里下单 体球网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 体彩 天津快乐10分 qq分分彩 上海快三 极速快乐十分 吉林11选5 即时比分即时指数 网球比分直播 nba比分最大分差 湖南快乐10分 广东快乐10分